为啥在猿进化成人的时候别的动物没有一同进化

作者:成人娱乐

问题:为啥在猿进化成人的时候别的动物没有一同进化成人?形成小说里说的兽人?

书的第一章主要介绍裸猿的起源。

达尔文的人类进化论就是说人类是从猿类而进化而来的,100多年过去了,达尔文的进化论却惨遭被推翻,而对于人类就是猿类而进化而来是否有些证据不足?而对进化上,人类和猿类可能是来自同个祖先,而也是有着一些相似的特征,但是人类的进化论一直多是让人们有了更加新奇的猜想,一起来看看人类进化论相关文章吧。

回答:

作者提出为避免受到个人主观因素的影响,选择将人类和其近亲动物比较。人类与大猩猩在很多解剖特征上,有着巨大的差别。腿长,胳膊端,脚特别,皮肤几乎裸露。可以把人类命名成“裸猿”的新物种。

图片 1

这个主要跟基因有关,小说里的兽人是人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动物的进化,其实动物也一直进化只是跟人类的形态不一样。

把人类和其他动物比较,哺乳动物大多数不裸露,因为其需要保持恒温,皮毛用来隔热。即使特殊的有裸露部位的哺乳动物,也是保留一部分皮毛的。少数掘地和水生哺乳类动物都没毛。由此,可得到两种可能性,要么“裸猿”是掘地和水生哺乳类动物,或其进化的很特别。

人类根本不是因为进化而来的吗

图片 2

了解“猿猴”的过去,有利于分析他的现状,主要聚焦2个问题:他是如何产生的?以及他是如何脱离其他家族的?有几个重要时间点需要注意:

现在大多数人了解到的便是达尔文所说的:人类是从猿类进化而来的。相信许多人都在电影里看见过那只会说话的大猩猩,但是现实生活中的大猩猩并不具备像在电影中那样的智慧,但和人类外型最为接近的确实也是猩猩或是猴子,但是现在有许许多多的言论都对达尔文的进化论表示质疑,也出现了许多不同的声音。

一、动物们的进化很难与人类的形态沾边

人类虽然已经进化成现在的样子,整体形态特征却与猿猴区别不是特别大,五根手指、五官在前面、双脚走路等等特征基本没有变化,所以动物们就算进化也不会进化成兽人,除非是人为导致其基因突变,否则只会进化成更加适应现代社会的且与原来形态差不多的动物。

图片 3

①8000万年之前,大型爬行动物控制,食虫类动物需要在考虑自身安全的情况下觅食。

人类在进化史上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奇葩,进化论所讲的是生物为了适应自然环境和进化发展而产生的改变,但是人类却像是突飞猛进的改变了自己的基因进化成现在的模样,有学者提出人类并不是猿类进化来的,换句话说也就是人类根本不是进化而来的。他们称,一个猿不管如何进化它的基因还是一个猿猴并不会变成一个人的基因,可以说它会演变成一只更加聪明更适应生存的猿猴,但并不会在物种上有所改变,就像是你不可能让一只猿猴生出人类婴儿来一样的道理。并且就算是现在自千年以来人类也没有丝毫明显的进化改变。

二.人类进化与生活习性有关

人类之所以一步步进化成现在的样子,生活习性是比较重要的因素,祖先从一开始群居、分工、发明工具等一步步进化,将自己独立成一个社会,是一个自然界被动的生存状态变成了主动生存状态。而动物的进化一直是基于适应环境,适应气候变化,其中也有微妙的变化,比如有的动物冬天长出厚厚的毛、冬眠、迁徙,有的动物却会就地取材应对各种环境,也如人类一样,他们开始主动生存。

图片 4

②8000万年至5000万年前,大型爬行动物时代结束,体形较小的食虫动物开始扩张。

也有报道称与人类基因最相近的并不是猿猴类的动物,却是老鼠,但人类和老鼠的外型没有丝毫联系,但确确实实老鼠的染色体当中就有25亿个碱基对,和人类染色体当中的29亿个碱基对非常的相近,基因有百分之九十九的相同,在骨骼体温甚至生活习性物种数量上来算,在动物中老鼠是和人类最为接近的,所以说人类和一见就打的老鼠是近亲?

三.人类的形态及智商的进化与环境及食物有关

人类随着文明发展从主动生存中学会了选择,对任何事物都有选择性,选择不吃可能致癌的食物,选择吃补充胶原蛋白的食物,生病了选择吃药而不像动物一样熬过去,这些都会导致人类身体发生微妙的变化,并传给下一代。

随着生活与生产的的变化,人类渐渐从体力劳动变成脑力劳动,单是这一点动物们多少个亿万年也赶不上的,因为动物们大部分还处在哺食,或者被投食的阶段。

回答:

谢邀。其实,当提出猿进化成为人的时候,与其牠别的动物相类比时,这里的“人”只是与其牠动物的类比。灵长类的进化由低级到高级与其牠动物(社会化程度比较高、行为反应能力比较复杂等)由低级到高的是一样的。比如:鲸类、犬类;比如:某些昆虫:蚂蚊、蜜蜂;等等。单就某些属性来说人与动物是一样一样的!但是,其牠动物进化成“人型”→_→“兽人”那是不可能的。这里面有基因、遗传方面的“区隔”;“进化树的分枝”;“跨物种隔离”等等。但是,就“嵌合体”而言,这是一种生物表述现象,也是可常见的。至于说“兽人”,那不过是科幻小说作家的想象。

回答:

没有任何地球生物可以进化为人类。事实上,人类更可能是硬生生被安排到地球的,如果非要跟猿猴有关联,应该是当时为了更好地适应地球环境,比较后发现它们的结构有更好的参考价值,所以,不是猿猴类似人,而是我们类似它。

③2500万年至3500万年前,现存的猴类进化成“准猿猴”,长长尾并保持杂食习性。

不过也有学者提出人类也并不是猿猴类进化而来,只不过我们都有一个相同的祖先,所以才会有许多外型相识之处。

④1500万年前,气候变化使得“猿猴”居住地变小,猿猴离开丛林。

不过小编最新了解道关于人类进化论提出质疑的人们有了更新奇的猜想,人类根本不是地球上的生物,而是来自外星,在自己的星球不再适宜居住以后便殖民来到了地球,甚至在佛经当中也早有记录人类来自光音天星,有这样的猜想是因为人类在地球上生存了这么多年,但却还是无法很好的适应地球的环境。

⑤1000万年前,裸猿有发达大脑、良好视力和灵巧双手,并形成社会组织,裸猿进化狩猎猿。

我们常常会生病,也并没有像其他动物一样的皮毛可以拿来御寒或是散热的生理系统,并且人类的智慧已经是所有的动物之上,并且差距悬殊特别的大。并且人类在分娩时会因为胎儿的头部过大而产生生存时的困难,但这些在自然界其他的动物身上都是很少发生的,并且人类的幼儿需要差不多10年的时间才能适应生活和自理,但是其他动物并不存在这个现象,他们大多只需要几分钟或是几个月就能够适应和生活。

狩猎猿(雄性裸猿)使用集体狩猎方式,其社会组织越严密,大脑变发达。雌性裸猿照顾幼猿,建立其固定“基地”。由此,狩猎猿变成定居猿,两性关系、亲子关系和社会关系受到影响,定居猿储藏食物、梳洗幼猿、搭建茅棚和生起篝火。由此,定居猿开始成为文化猿。

达尔文进化论惨遭被推翻

这时需要思考一个问题:生存环境的突然变化如何影响裸猿的身体和行为,并且以何种形式制约现在生活?先对比食果和食肉动物,分析它们觅食方式的区别,再考察裸猿。

达尔文的进化论以及后来的新达尔文主义,从它产生以来就处于争论之中,100多年过去了,科学的发展并没有使分歧统一,相反却使它不断扩大,人们从认识的各个层面对它提出了越来越严厉的批判。关于这方面的科学论述已经有很多了,我们在这里只是大致总结一下。

食肉动物有着一流的感觉器官,体形矫健,远离巢穴排便,简单储存食物,分享食物;食果动物的视觉优于嗅觉,发达的味觉,灵长目动物体形适合攀爬,整天进食,不处理粪便,群体组织严密,相互竞争和相互争夺,比较懒惰。

美国佐治亚大学的遗传学家约翰麦克唐约说:在过去的20年的时间里,适应性遗传研究的结果使我们越来越陷入了一个巨大的达尔文主义的陷阱中。

考察裸猿,其感觉器官不适合地面生活,脑力大大增强,大脑发育滞后生殖发育,儿童期从别人出习得技能,少时多餐的摄食行为,往返固定巢穴,善于辨别方向,固定地点排便,个体活动增加,形成互助合作,形成对偶关系。

澳大利亚进化遗传学家乔治米克洛斯对达尔文主义的用途大伤脑筋,他说:那么,这个包容一切的进化论可以预见什么呢?提出一大堆假设,诸如随机变异或选择程度难道这些就是伟大的进化论所讨论的问题吗?

裸猿毛发脱落发生的原因有几个观点:①是增加生存的进化反应;②避免被细菌感染;③是频繁潜入水中觅食导致的退化;④社会原因,是社交识别的一种方式;⑤性信号的延伸;⑥为了适应高温环境。

美国芝加哥大学生态进化系的杰丽科恩教授说:无奈,我们只能这样说,新达尔文主义的观点几乎没有什么依据,它的理论基础和实验依据都不足。

裸猿的社会文化进步速度快于其生物遗传进化速度,且其动物性仍十分明显。

1966年在费城的威斯达学院召开了一次由一些数学家和进化生物学家参加的研讨会,会议的主题就是达尔文的进化论。会上数学家们提出,从数学理论的角度出发,达尔文的进化论是根本错误的,他们说:新达尔文进化论中有许多漏洞,我们认为,这些漏洞用目前生物学家的观点是无法弥补和解释的。

s�

圣多菲大学的斯图尔特考夫曼的观点可能更加客观一些,他说:无论创造主义科学家如何抱怨,达尔文和他的进化论与我们总有些距离。达氏的观点究竟对不对?换句话说,他的理论观点适用不适用呢?我认为它不适用,并不是达尔文本身错了,而是他只抓住了真理的一部分。他曾写过一本书《自然法则的起源》,他认为,生命起源、新陈代谢、发生程序、肌体横剖型线图都是达尔文理论所无法解释的。

实际上,早在1871年,即达尔文的进化论刚公布不久,乔圣治米沃特就对达尔文的进化论提出了疑问,主要观点如下:自然选择无法对某些研究的适应性结构的初期阶段作出解释;它不符合不同种群近似的结构共存原则;有理由认为,某些特定的差异有突然发生的可能,而不一定是逐步发生的;有机形式中有众多现象是自然选择无法解释的

也就是说,达尔文进化论中确实有回答不了的问题,这与学问的大小无关,与科学的发展也无关,而是所有的人都无法回答。那么是以后的科学家错了,还是达尔文错了呢?

进化论现在所处的位置很微妙,作为一个哲学观点,几乎任何一位教师都会给他的学生讲到,但作为科学的依据,却很少被写进教科书中。据有关方面统计,1970年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生物物理学教授赖宁格曾写过一部生物教科书,此书曾被多次修订再版,但在全书的索引条目中,进化标题下的条目只有两个,看来进化的确与生物学关系不大;本书1986年再版时,索引条目增至8000多,进化仅占了22条。

有人曾对美国20多年来主要大学使用的30部生化方面教科书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许多教材完全忽视进化论,例如,由费城杰斐逊大学的托马斯戴维林教授编写的一部生化教科书,曾再版三次,索引条目最多5000条,但没有一条涉及进化论;牛津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北卡罗来那州立大学阿姆斯特朗写的教科书,本书也曾被再版三次,但哪一章都没有提进化论,甚至在索引中也只字未提。在美国所有生物进化类杂志中,发表的真正属于结构进化的文章不足1%,在计算机图书索引中,也没有发现历年来对这一问题研究的一本专著。

这是为什么呢?对于那些学识渊博的学者们,我们大约没有必要提醒他们:先生,您忘了什么?

问题在于进化论的本身,我们举几个例子加以说明,

进化论有一个重要的命题:大变化可以分化成长时间的一系列小变化,也就是说,复杂的人体器官是个一步步渐进形成的过程。达尔本人也曾在《物种起源》中这样道到:如果有人能证明所有存在的器官不是由无数的、渐进的、微小的变化而来,我的理论就彻底崩溃了。然而,正是这个结论与当代的科学实验怎么也对不上号,因为器官发生作用时,是许多条件的综合反映,离开了任何一个条件,这个器官就不能发生任何作用。

比如说眼睛。达尔文在进化论中也讨论过眼睛问题,但他没有具体论述视觉的生理机制,而是从自然界中存在低级感光器官和高级感光器官的区别中论证了自已的观点,并认为,像眼睛这样复杂的器官不可能通过一、二代进化完成,而需要许多代的缓慢变化。但后来的科学家研究发现,在这个问题上达尔文狡滑狡猾地。

首先,如果不研究视觉的生理机制,不具体研究动物特殊眼睛的感光特点,光凭借自然界存在低级感光器和高级感光器官的现实,不足以证明进化论的观点,这是一个论证上的逻辑错误。

其次,现代研究证实,像眼睛这类复杂的人体器官,它不可能通过长期的渐变累加而形成。眼睛必须在近乎完好无损的情况下才能发挥它的作用,缺少任何一种条件,甚至所有条件不能同时协调工作,眼睛也不可能发挥作用。比如说,变位紫红质因一种被称为激酶的蛋白而产生化学反应,视觉紫红质经过化学变化以后,又与一种阻导蛋白相连以防止视紫红质产生更多的传导蛋白。在这个过程中,任何一种变化都是以后变化的原因,也是以前变化的结果,缺少其中一项,我们的眼睛就什么也看不到了。因此,如果说眼睛是进化而来的,那么应该先进化哪一项呢?实际上先进化哪一项都不行,只有同时进化眼睛才会有视觉。

在其他动物世界中,复杂的系统器官同样不可能是进化累加而来的。比如说,有一种甲虫,它具有特殊的防卫系统,当受到威胁时,它会从身体后部喷射出一股滚烫的有毒溶液,这种甲虫被称为炮手。原来,炮手甲虫在一个被称为分泌囊的特殊结构中同时制造了两种高度的化学混合物,一种是氧化氢,一种是氢醌。这两种化学物质单独存在时没有热量,一旦混合在一起,这会产生大量热能,其温度可以达到沸点,同时也有毒。甲虫一遇到危险,两种化学物质就会迅速混合在一起,并靠收缩肌肉使之喷射。问题是,这个甲虫在进化的过程中必须同时进化以下东西:氧化氢和氢醌、由分胚腺产生的摧化酶、储囊、括约肌、膨胀器、外排导管。如果炮手甲虫的防御系统是进化而来的,同样的问题:首先应该进化什么呢?

再比如说,我们在生活当中经常会割破手指,如果伤口很小,即使不处理,血流一小就会自动停止。原来是血凝块在起作用。现代的研究表明,血凝块是由20几种相互依赖的蛋白组成,在这个系统中,一个部件激活第二个部件,第二个部件激活第三个部件,以此类推,因此人们把这个相互关联的过程称之为串连蛋白质链。比如说,一种叫做斯图亚特因子的蛋白质将凝血酶原切割,把它变成活跃的凝血酶,凝血酶就可以把纤维蛋白原切割成纤维蛋白朊并形成血凝块。为了保证凝血酶不乱起作用,这就需要斯图亚特因子以一种惰性状态存在,一旦需要它,才会被另一种叫做催速素的蛋白质激活。而为了确保在准确位置、准确时间形成血凝块,这就需要一种C蛋白质使凝结区域化可以说血凝块的形成、限定、强化以及消除是一个不可分割的生物系统,具有不可降低的复杂性特点,某些单个部件出了问题都会引起整个系统的失败。而要形成这个系统,也必须是同时产生,否则许多动物会因失血过多而死亡。

不管达尔文的进化论有多么伟大,但他确实解释不了分子层次的生物现象,按照达尔文的解释,任何生物的出现都是小部件叠加的结果,而生物分子科学的研究却彻底毁灭了达尔文的幻想。

人类进化论被推翻的证据

适应环境并不是进化

如前所述,描述种内变异的微进化论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生物学家所一致认同的。前述所有支持进化论的证据都是支持微进化论。不要说在生物界,就是人类也受周围环境的影响而发生某种的变化。例如,祖祖辈辈住在地球赤道附近的人肤色就比较黑,而远离赤道的人肤色就比较白。但不论是白种人、黑种人,或黄种人都仍然是人。人的生命是在人的血液里,而人的血脉是相同的。白人的血可以输给黑人,黑人的血也可以输给黄种人。但你若把猴子的血输到人的身体,人马上会痉挛而死亡。

生物受环境影响而产生某种的变异,然而这种变异并不产生新的物种。例如前面例子中,残存的黑色飞蛾并未变成一种不是飞蛾的东西,或是变得更为高等。它们仍是原来族群中的飞蛾。所以,这些证据只能说明适者生存的现象,而丝毫不能用来引证生物能够产生更高等的进化。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是达尔文进化论的中心。然而,经过环境选择作用的适者并没有产生真正的进化。我们在自然界所观察到的,乃是生物对所处的环境,具有高度的适应性。自然淘汰的结果,不过是保存了生物的适应性而已。就如Morris and Parker在他们的著作中所说的:天择并没有带来连续的改良,如进化论所述,它不过保持生物体原有的特色罢了。

广进化论是未被证实的假说

达尔文适者生存的理论,在一定范围内解释生物对环境的改变所发生的变化。然而,他把生物的适应与进化联在一起,把种内有限的变异,无限推广到跨种间生物的变异,而提出的广进化论或自然进化论则是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假说。

严格说来,科学研究允许在现有事实的基础上,提出假说。比方说,生物学实验中测量一个未知样品中的蛋白质浓度,首先用已知浓度的标准品作一个实验,得出一系列实验值,再画出标准曲线,计算出标准方程,然后根据未知样品的实验值计算它的蛋白质浓度。但是必须注意,应用这个方程有一个限制,就是必须在实验值的范围以内。在这个实验的范围以外,原有的标准方程可能无效,因此在这个实验范围以内,该方程或规律是事实,而在此范围以外,只能假设原有的标准方程可能成立,但在未经精确证明之前,它并不是事实。

进化假说无法用科学方法证实

在科学上,假说经过大量事实证明之后方能上升为科学理论。在大量事实中,若有任何一项事实与假说推论的结果不符,则假说就不成立。广进化论或自然进化论是一个假说。而这一假说则是不能用科学实验来加以证明的。为什么呢?因为进化论若要以实验证明,需要数以万计的动物和植物,经过数万年的观察。因为在进化的假说中,漫长的时间,大量的生物,自然环境的选择等,都是不可或缺的因素。这些实验所需要的状况可以说都是不可能的。时间之所以漫长是因为达尔文主张生物的进化是逐步变异(fluctuating variations),并非突然的改变,而是缓慢、经年累月而形成的,其时间可能是数万年、甚或数百、数千万年。大量的生物乃是新达尔文主义者主张族群演化之故。自然条件的选择,也常是非人为的条件所能控制。总的说来,困难之大,尤其是时间因素,乃是不可能达到的 。

现任惠敦学院生物系副教授的潘柏滔博士(Pattle P.T.Pun),在其著作中对进化论有以下评述:进化论学者所强调各生物都是由同一祖先进化而来的事实,实在是他们先入为主的大前提,并不是可以经由实验证明或推翻的理论。进化论既然不能用科学方法来证明,实在已超出了科学的范畴。

突变的速度问题

进化论在科学上还有其它许多问题,比方说,突变的速度问题,一些复杂结构的进化究竟是微小变化的累积,即所谓微突变,还是突然发生的本质性的变化,即所谓系统大突变。达尔文最头疼的是眼睛的进化,因为眼睛的功能,也就是视觉,需要多种细胞、组织的协调作用,所以视觉的出现需要这些细胞和组织的同步协调进化,因为5%的眼睛结构产生的视力不是5%,而是零,在生存和选择上没有太大价值。所以,当年赫胥黎就此问题警告过达尔文。但是,如果承认系统大突变,就无异于承认创造。后来出现的间变平衡论就是为了解决有关突变速度的难题。

缺乏中间体化石

另一个难题是化石的问题。按照自然进化假说推测,化石中应该有大量的中间类型,以显示当年进化的痕迹。而且,物种应该从少量开始,随着突变的发生,物种越来越丰富,又借着自然选择,物种又越来越少。然而,事实却恰恰相反。化石中存在大量的缺环,而且生物种表现停滞不变,突然同时出现,或突然消灭。

正如加拿大哥伦比亚省发现的伯基斯(Burgess Shale of British Columbia)动物群,澳大利亚弗林斯德山脉发现的埃迪卡拉(Ediacarans)动物群,一九九五年七月十九日人民日报海外版所报道的云南省澄江县帽天山的寒武纪化石爆炸,显示大约六亿年前,现今世界各动物门同时出现,地球的生命存在形式突然出现了从单样性到多样性的飞跃。二〇〇二年云南大学云南澄江生物群研究中心候先光又发现新的远古鱼化石,据此指出这块化石是寒武纪生物大爆发的全新证据,它进一步证明,脊椎动物的祖先诞生在5.3亿年前的生命大爆发中,这一发现向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提出了新的挑战。

当年达尔文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他在《物种起源》中写到,我不愿意假装不知道物种突变的记录是何等的贫乏,在保存最好的地层中也找不到大量的过渡生物来连接每一地层前后所出现的生物。这是我的理论最大的困难。他很无奈,甚至有点绝望,他说自然界好象故意隐藏证据,不让我们多发现过渡性的中间型。历史上,为了中间型化石,曾经出过许多科学上的丑闻,比如,为了证明所谓猿人的存在,有人用一个猪的骨头,装上几颗牙,来欺世盗名。

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有一位考古学家Colin Patterson,曾在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演讲的时候,问当时的听众:你们谁能告诉我任何关于进化真正的证据,哪怕是一件真正的证据? 我问过Field自然历史博物馆的研究人员,唯一的答案是沉默。在芝加哥大学进化形态学的讲座上,我也问过同样的问题,虽然我面对的是一群非常有声望的进化论学者,我所得到的所有答复是长时间的沉默。最后有一个人说,我实在知道一件事,就是高中不应该讲授。(Can you tell me anything you know about evolution, any one thing... that is true? I tried that question on the geology staff at the Fiel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and the only answer I got was silence.I tried it on the members of the Evolutionary Morphology seminar in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a very prestigious body of evolutionists, and all I got there was silence for a long time and eventually one person said I do know one thing - it ought not to be taught in high school.)

其中提到的Field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在芝加哥。就是说这个学说充其量只是一个科学的假设,并没有被完全证实。

逻辑上的同义反复(Tautology)

从逻辑的角度看,进化论有两个命题:1、一个群体中最能适应的个体留最多的子孙,不能适应的都被淘汰掉了;2、生产后代最多的生物最能适应,谁的生存能力大谁在竞争中就有优势。但当你把两个命题合到一起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实际上这两个命题在讲同一件事情,即在一个群体中,生产后代最多的生物,必定留下最多的子孙。逻辑学上这叫同义反复(Tautology),这样的论证在逻辑上是没有价值的。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