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定有问题,比企谷八幡的内

作者:动漫动画

图片 1

图片 2

     受春物作者渡航影响,我去看了《人间失格》,才开始渐渐理解春物这部番中作者所传达的关于人际关系的想法。

每个人都在“自残”,没有人例外。

阳乃曾经对八幡说过:“你还真是理性的怪物呢!”

        侍奉部三人完都有着不一样的痛苦,比企谷八幡苦苦追求真物,雪之下雪乃一直希望摆脱依赖,由比滨结衣那可望而不可即的暗恋,各种想法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侍奉部这个介于稳定与不稳定之间的一个三人团体。

活在世间,只要有着纤细敏感的内心,必然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矛盾和痛苦,不是任何人的错,而是因为作为“自己”而活着。

对于这句话的理解,让我们回顾一下八幡初现身手的小学生欺凌事件吧。八幡用人们在面对危险的都会暴露本性,他相信人性本恶。他摧毁小学生的人际关系,让大家变成孤零零,欺凌就不存在了。对于鹤见留美来说,八幡只是一个路人,即使被帮助过,也并没有感激之情。

       对大老师来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麻药,青春是虚伪的。他习惯独来独往,坐在班里最不起眼的位置,他时时刻刻保持着理性,但他缺乏交际能力吗?我的答案是不。

叶山隼人在痛苦着,过了那么多年,还在纠结于小学时候的事,设问如果八幡也和他们在同一所小学会怎样,因为他没能拯救雪之下雪乃。

静老师对八幡说过,当你遇到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你是帮不了他的;留美说过,不想这样继续下去了。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定有问题,比企谷八幡的内心分析。       对大老师来说,他不过是苦于找不到相似或者志同道合的人罢了。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大老师并非多清高多高傲,他只不过是为自己找不到想要的朋友而掩饰罢了。随着剧情的展开,大老师交上了同样追求遥不可及的东西的雪乃,一直温柔的团子,亦敌亦友的叶山隼人,和他一样的海老名姬菜,温柔看着他的平冢静老师,甚至BUG一般的阳乃姐姐。这些人一同促进着大老师的成长和变化,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再是麻药。大老师或许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侍奉部所解决的一件件事情中,他对于与别人之间的交流不再排斥,他已经逐渐融入了这个社会,诚如平冢静老师的期冀一样,比企谷八幡,不再是沉醉于自我的自闭妄想狂,而是侍奉部的核心,小町的依靠。

雪之下阳乃在痛苦着,总是带着假面为了家族做表面上的功夫,让八幡和雪乃觉得毛骨悚然,也让其它人喜欢,那么她自己的真心又将如何?

八幡用错误的思考方式推测别人话里的想法,但用偏激方法得到的结果——没有欺凌,没有友情,冷酷又现实的做法,唯独没有一点感情。

     有人高傲地活着,有人视人际关系乃至胜过生命,团子就是这样的人。如果没有加入侍奉部,团子可能还是主动去附和三浦优美子等人的那个高中女生,唯恐失去任何一个朋友。这样的团子,是我们之中的大多数人,我们也曾为了朋友而暂时性把自己抛在脑后,主动去迎合别人,和大家玩一样的游戏,和大家吃一样的饭,和大家一块儿去玩等等。我们可能和别人一起去上课,路上说些不痛不痒的话题,可以趁下课期间一起去个厕所,回来了一起打某王者。这样的人际关系是最好的,也是最坏的。

由比滨结衣一直在烦恼自己读空气的生存方式,雪之下雪乃始终忍受着孤独。

叶山又说过,我喜欢你认识到自我的价值,无论是自己还是身边的人,不要再自我牺牲了好吗?

    团子也很聪明,她知道自己主动迎合别人的问题,但她只能凭一腔感情去做出行动,所幸有雪之下雪乃。在关于帮忙买冰淇淋的课间对话和做曲奇饼的事件中,雪之下雪乃用最正面的方式教她去改变她自己的这种社交问题。团子在这样的影响下,尽管还是和三浦优美子呆在一起,但她已经成长了,变得不再主动迎合别人。

并不是只有八幡一个人,因为自己的生存方式而痛苦。

叶山所说“牺牲”是指是学园祭事件和抢先告白事件。

    有一种人,从未迎合别人,会把每一件事情做到完美。雪之下雪乃,就是这样的人。

但没有人因此而后悔,所有人都毫不犹豫地做了自残的决定。

那么,让八幡出尽“风头”的学园祭事件,相模携着名单逃避在天台上,被八幡找到要相模回去,她不肯。叶山和两个路人也赶到安慰相模,然后八幡用极度恶毒的话,令相模羞愧而走。

    雪之下的人际关系是我最喜欢的,她与绝大多数人保持着隔离,认识的人不多而且大部分都是不太正常的人,以最自我的生活着。这样的生活,我永远做不到。

叶山隼人没能救雪之下雪乃,因为他一直关怀着更多的人。

身边熟悉的人认为八幡立于人前把一切的恶名都承担了,用自我牺牲的方法拯救了学园祭。

    对雪之下来说,她无法理解团子为什么要煞费心思去迎合别人,或许在她看来,每天按时上完课,在侍奉部认真看文库小说,有委托的话就去解决委托,就是一天的生活了。这样的生活简单而自我,不去给别人添任何麻烦,断绝了和别人交际的可能性,无形之中自己就是被孤立的那个。但雪之下并不在乎,她以侍奉部的初衷和追求的虚幻的东西为目标而努力生活着,忘记孤独带来的不适。

雪之下阳乃的假面平衡了自己的优秀和周围的人际,让所有人得到满足。

八幡说道,牺牲,那只是理所当然的。

     在遇到大老师和团子以后,她总算不再孤独,她可以不再顾忌地去挖苦嘲弄一个人,她还得为了团子的犯傻而不断揉着太阳穴。这样的生活,少了一些自我,但却彻底抹除了孤独,至少不算太坏。

由比滨结衣通过读空气来缓和周围的人际关系——人与人之间总有不同,必须有人做出妥协,作为人际关系的润滑剂。

阳乃曾经对八幡说过:“你还真是理性的怪物呢!”

       大老师,团子,雪乃所影射暗示的是三种不一样的人际交往方式,而侍奉部的存在,即是这三种方式的存在与碰撞。真正热爱春物的读者们,自然会从其中得到自己的答案和选择,因为我也一样。春物的本质就是人际关系的思考,改变还是不改变,喜欢或者不喜欢,人际关系好还是不好,都是要交给自己决定的。

雪之下雪乃虽然想要朋友,但是却更想要坚持自己的“正确”。

对于这句话的理解,让我们回顾一下八幡初现身手的小学生欺凌事件吧。八幡用人们在面对危险的都会暴露本性,他相信人性本恶。他摧毁小学生的人际关系,让大家变成孤零零,欺凌就不存在了。对于鹤见留美来说,八幡只是一个路人,即使被帮助过,也并没有感激之情。

       我想起了《人间失格》第一部分的那个男主角,他不断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身边的人也不断因为他而改变着,但最终他却还是回到了最原来的生活,这大概是最为可悲也最为难过的事情了。愿春物12卷,不会走向这种结局。

他们的痛苦也全都是“自找的”,都是“自残”。因为“自残”换来的,是更美好的东西,对他们来说更重要的东西。

静老师对八幡说过,当你遇到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你是帮不了他的;留美说过,不想这样继续下去了。

正是由痛苦换来了美好,正因为美好大于痛苦,所以人们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八幡用错误的思考方式推测别人话里的想法,但用偏激方法得到的结果——没有欺凌,没有友情,冷酷又现实的做法,唯独没有一点感情。

人们总是做出对自己而言最好的选择。

叶山又说过,我喜欢你认识到自我的价值,无论是自己还是身边的人,不要再自我牺牲了好吗?

戴着假面活着很痛苦,总是迎合别人很痛苦,孤身一人很痛苦,自爆很痛苦,这些又是谁在这么觉得?

叶山所说“牺牲”是指是学园祭事件和抢先告白事件。

——只是旁观的人在说而已,只是那些没有选择那种生存方式的人而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判断,

那么,让八幡出尽“风头”的学园祭事件,相模携着名单逃避在天台上,被八幡找到要相模回去,她不肯。叶山和两个路人也赶到安慰相模,然后八幡用极度恶毒的话,令相模羞愧而走。

由比滨结衣觉得朋友比正确重要,所以放弃自己的价值观迎合别人并不那么痛苦。

身边熟悉的人认为八幡立于人前把一切的恶名都承担了,用自我牺牲的方法拯救了学园祭。

雪之下觉得正确比朋友重要,所以坚持正直的生活方式说话方式,所以孤身一人也没有那么痛苦。

八幡说道,牺牲,那只是理所当然的。

人与人相互观察,把自己代入对方,自然会觉得对方的痛苦无法承受。雪之下不会放弃自己的正确而去迎合别人,由比滨也不会为了坚持自己的意见而和人争吵,对彼此来说,对方的生存方式都是“太过痛苦”的,那么要求对方“成长”,难道要把别人全都改造成自己一样的价值观不可?

对于八幡来说,所谓自爆那不是牺牲,那只是他一个人作出的选择。他把“失败的结果”和“要完成目的所需要的”放在一个绝对的天平秤上,去衡量从而得到最大效率,不能完成的条件,就用八幡付出去填上天平秤所不够的份量。无关利益,无关感情,因为他总是一直是一个人。

八幡当然也是一样。为了相模南,为了现充团体,他一次一次地自爆,也是自然地做出的取舍。

静老师对他说,即便,你自己已经习惯了伤痛,看着你受伤有人就会感觉到痛这点,你差不多也要意识到了吧。

对八幡来说,帮助相模南脱离窘境的满足超过了自爆的痛苦;无论是说服户部放弃告白,还是劝说海老名放弃生存方式,都让他觉得比自爆更加痛苦。

八幡也会痛苦,但他会去为了完成目的,忽略自身的情感,去完成任务。但八幡始终没有认识到自己对身边的人自身的价值。雪之下和由比滨是八幡的熟悉的陌生人,八幡和她们喜欢侍奉部的气氛,但他与她们不曾认识到对方,不曾了解、不曾面对、不曾理解。

相比之下,被人误解,被人讨厌,对八幡来说,并不那么痛苦。

八幡为了自己喜欢的侍奉部不做任何改变,他可以去抢先户部翔、和海老名姬菜告白,只是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与他人的委托。但欺骗它人,隐瞒表面的关系,这明明是八幡和雪之下最讨厌的。对于由比滨的伤害,由比滨则说他,只是为了自己意愿最大的效率的方法,不会考虑它人的情感。

每个人都在“自残”,没有人例外。

但八幡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都是为了自身而出发的。

活在世间,只要有着纤细敏感的内心,必然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矛盾和痛苦,不是任何人的错,而是因为作为“自己”而活着。

八幡在伤害他人和伤害自身的所谓的最大效率,越走越深。然而所谓的理智都是为了八幡的自私的表面,将自身的意愿强加到它人身上。八幡把自己的心关在一个黑色的牢笼里,放弃与他人的了解,还有不曾真正对别人的认识。

叶山隼人在痛苦着,过了那么多年,还在纠结于小学时候的事,设问如果八幡也和他们在同一所小学会怎样,因为他没能拯救雪之下雪乃。

八幡一切的好事坏事都是为了自己,当初救了狗,只是单纯自己想救这条狗,不是因为狗主人长的很漂亮。八幡被别人称作牺牲自己的圣人,因为他知道自己并没有那么高尚,他只是普通的高中生。

雪之下阳乃在痛苦着,总是带着假面为了家族做表面上的功夫,让八幡和雪乃觉得毛骨悚然,也让其它人喜欢,那么她自己的真心又将如何?

只是,八幡不知道一点:他只是单纯走一步算一步。但他很矛盾,他喜欢这样的自己,他知道不会被他人理解,也不想改变。但面临即将破灭的侍奉部,他很迷茫,他很不愿失去侍奉部的日常,他喜欢现在的自己,所以他才要停留在这里,只是不想改变,然而事实上却是在逐渐失去。

由比滨结衣一直在烦恼自己读空气的生存方式,雪之下雪乃始终忍受着孤独。

并不是只有八幡一个人,因为自己的生存方式而痛苦。

但没有人因此而后悔,所有人都毫不犹豫地做了自残的决定。

叶山隼人没能救雪之下雪乃,因为他一直关怀着更多的人。

雪之下阳乃的假面平衡了自己的优秀和周围的人际,让所有人得到满足。

由比滨结衣通过读空气来缓和周围的人际关系——人与人之间总有不同,必须有人做出妥协,作为人际关系的润滑剂。

雪之下雪乃虽然想要朋友,但是却更想要坚持自己的“正确”。

他们的痛苦也全都是“自找的”,都是“自残”。因为“自残”换来的,是更美好的东西,对他们来说更重要的东西。

正是由痛苦换来了美好,正因为美好大于痛苦,所以人们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人们总是做出对自己而言最好的选择。

戴着假面活着很痛苦,总是迎合别人很痛苦,孤身一人很痛苦,自爆很痛苦,这些又是谁在这么觉得?

——只是旁观的人在说而已,只是那些没有选择那种生存方式的人而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判断,

由比滨结衣觉得朋友比正确重要,所以放弃自己的价值观迎合别人并不那么痛苦。

雪之下觉得正确比朋友重要,所以坚持正直的生活方式说话方式,所以孤身一人也没有那么痛苦。

人与人相互观察,把自己代入对方,自然会觉得对方的痛苦无法承受。雪之下不会放弃自己的正确而去迎合别人,由比滨也不会为了坚持自己的意见而和人争吵,对彼此来说,对方的生存方式都是“太过痛苦”的,那么要求对方“成长”,难道要把别人全都改造成自己一样的价值观不可?

八幡当然也是一样。为了相模南,为了现充团体,他一次一次地自爆,也是自然地做出的取舍。

对八幡来说,帮助相模南脱离窘境的满足超过了自爆的痛苦;无论是说服户部放弃告白,还是劝说海老名放弃生存方式,都让他觉得比自爆更加痛苦。

相比之下,被人误解,被人讨厌,对八幡来说,并不那么痛苦。

每个人都在自残,在痛苦与痛苦话来的幸福之间做出取舍。问题的本质并非八幡的行动让自己感到了痛苦,而是他的行动让周围人感到了痛苦。

既然大家都在“自残”,为什么只有八幡令人不快?

当然这不是什么竞赛,没有人的痛苦比别人更深,要说八幡的自残比别人更痛苦没有任何道理可言。但为什么只有八幡的痛苦让别人痛苦呢?

八幡和别人的不同仅在于,他的痛苦让别人看到了。

他接受了痛苦,正视了痛苦,并把痛苦当做玩笑暴露在人的眼前。

一般人的做法,则是掩藏起自己的痛苦,做出笑脸,装作完全没有这回事,掩盖、忽视痛苦的存在。因为痛苦所换来的幸福更多,所以装作自己生活在只有幸福构成的童话世界中。

八幡所暴露的痛苦揭露了痛苦存在的事实,撕破了“没有痛苦”的伪装。

明明每个人都是一样,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活着,既有痛苦,也有更多的快乐,区别仅仅在于八幡正视了痛苦而已。

对于那些想要假装世界美好的人来说,对完美无缺的世界抱着希望的人来说,八幡的生存方式一定让人觉得很碍眼吧。.

掩饰的痛苦和暴露的痛苦比起来,让人觉得大概掩饰着的痛苦更加痛苦吧。毕竟八幡是接受了,正视了,才能暴露出来,已经能够当做玩笑来对待。

如果非要说有人应该“成长”,应该接受“治疗”的话,那个人也不是八幡,而是企图纠正八幡,让他不再痛苦的人,该好好学会正视自己的痛苦和世界的不完美才对。

雪之下雪乃的情况则是后面一种。她正视痛苦和世界的不完美,却仍然对完美无缺的世界抱着希望。

这也是她和八幡从一开始就存在着的最根本的矛盾。

雪之下想要“纠正世界”,不会容忍错误。

八幡的做法则是在坚持着:人的痛苦、世界的不完美是无法纠正的。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