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的科幻【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

作者:影视影评

  另类的科幻——《这个男人来自地球》
  
  写在前面:今天的更新本来是007系列电影中的配角们,应天涯里一位可爱朋友的点播,插播这部《这个男人来自地球》。
  
  这是一部很特殊的电影,全片仅仅转换了三个场景:客厅、院子里、走廊,似乎连情节都被省略了,观众们只是在一群大学教授的对话里听到一个神奇的故事:John Oldman教授出人单科的辞职,几个学校里的教授朋友前来送行,当问及辞职原因时,John Oldman告诉他们自己是一个活了140个世纪的怪物,从穴居人时代开始便不断积累知识,他和哥伦布一起发现新大陆,和贝多芬一起聆听音乐,与梵高一同过画,聆听过释迦穆尼的教诲,最离谱的是他承认自己就是耶稣……在一场充满智慧辩论达到高潮时,当观众们都开始相信这个故事时,John Oldman说这些都是他编的,他只想知道这个神奇的假设是否能成立,一切归于平静,这次聆听马上接近尾声时,真相却以一种真正出人意料的形式展现在观众眼前。
  一个镜头一部影片的成功作品并不少见,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应该是希区柯克导演的《夺魂索》,这部电影像话剧一样为观众展开一幅充满悬疑的画卷,单纯以对白的形式表现的电影也并非独创,法庭类电影代表作《十二怒汉》也是在单一场景中以纯粹的谈话(辩论)吸引观众。但要将悬疑、剧情、吸引人的谈话内容结合在一起并非易事,首先是影片的节奏不能过于缓慢,不能太过沉闷,镜头要表现出一种类似于“偷窥”形式,这样才能让观众有身在现场的感受,不然花钱坐在电影院里看别人聊天还不如约几个朋友到酒吧里聊天来得痛快;其次是演员的表演,这部电影里没有大牌演员,并非不是大牌就不会表演,自然、亲切使得电影带给人非常强烈的真实感受;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内容。
  一部电影要吸引观众,如果没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就只能依靠能够将吸引人的内容了:一个活了14000年的人类就生活在自己的身边,你会问他什么问题?影片就在问题中开场,一个接一个充满智慧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精彩的回答,每一个问题的答案都充满了合理性,看似不可辩驳又无处不存在漏洞。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一个不合理的假设之上:一个人拥有不死之身,无论用什么相的方式都杀不死他。试想一下,当一个人说自己就是耶稣并且说耶稣传播的思想是来自于佛家时,有多少宗教界人士会像电算中那位女士一样精神崩溃?电影剧情牢牢抓住了观众的心,随着剧情的发展,观众走进了导演设置的世界,在一个缺少理工科学者(电影中出现了心理医生、历史学家、宗教权威、社会学家,就是没有理工科学者)辩论中,脱离了枯燥的数字却进入了一个更为枯燥的领域——哲学。
  我一向不太喜欢研究哲学,特别是当讨论人类的进化、神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人创造了神还是神创造了人一类的话题的时候,通常我都会头大,所以,我把这个命题当做小说家和导演的一个玩笑,虽然电影让人回味无穷,但我真的没有细细去回味过其中的深刻含义,在看够了充斥着视觉轰炸的好莱坞大片后,这样一部安静的电影可以用来调整一下思绪:从古自今,有多少人梦想着长生不老,就连那些经过修炼终成人形的妖怪们不也想着能吃上一块唐僧肉吗?但真正的长生不老会是什么样?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离开人世,只留下一个孤独的自己默默继续着旅程,这样的生活你想要吗?

历史学教授约翰·欧德曼(John Oldman)令人意外地从大学辞职后,他的同事们来到他的家中为他举办告别聚会,并希望教授解释他为何离开。教授声称他是一个不会衰老的克洛曼侬人,到目前为止已经活了一万四千多年。他之所以辞职选择离开,是因为他若在一个地方停留超过十年,他不衰老这一事实就会引起那里人们的怀疑。众人有些恼怒,争相想拆穿这个蹩脚的借口,可很快他们就发现无法为John所言证伪,就如同John无法为他所声称的事情证实一般。原本友好的欢送会开始变得气氛迥异……
假如一个人告诉你,他活了140个世纪,是个穴居人,跟哥伦布一起航海,与贝多芬聆听音乐,同梵高作过画,聆听过释迦穆尼的教诲,一个好人---耶稣,拥有时间堆积起来的智慧,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他就是你的一位朋友,一个相处多年的同事,你会怎么想?用无数的问题去质问他?还是相信他?问他无数问题?
《那个男人来自地球》讲述的就是这么一个事情,35岁的哈弗历史教授工作十年之后突然辞职,同事们纷纷不解,他们临时在他家里聚会,敦促他解释一番。但约翰提出的原因令他们大吃一惊:约翰声称他有不死之身,生存了14000年,并且不能呆在一个地方超过10年,不然他秘密会被发现。面对约翰的说辞,众人开始了对他的质问。。。
与其他的科幻片不同,本片脱离了“激光与飞行器”的束缚,类似的影片也有过几部,比如《时间旅行者的妻子》《返老还童》等等。这些脱离了主流科幻片拍摄手法的影片,却意外的让人印象深刻。几张沙发,一个火炉,几个学者,便开始了谈话,全片皆由语言来阐述剧情,你可能与那几个学者一样,从刚开始认为他疯了,到最后询问他还有什么教诲,在不断地质问与询问当中,一遍遍的被主人公的言语所左右,这是导演的精彩之处,当几名学者质问,观众也随之期待约翰作出回答,但是回答完毕之后,提问者又在想约翰是在书中看到的,观众也会产生这样的想法,这样一遍遍的提问,一遍遍的回答,观众已经再不知不觉中认定约翰就是那个耶稣,就是那个活了14000年的人,这时候的剧情也随着学者的相信而进入下一个阶段。他们不再质问,而是询问,约翰解释了地貌,历史,宗教,从广阔无垠的平原,到山峦叠嶂的险峰,从哥伦布到耶稣,一切都是那么的合理。
他的渊博知识也是那么的合理,因为他有足够的时间来学习,14000年,这已经不是一个人类的年龄,观众们自然会对他在这14000年中的所见所闻感兴趣,导演抓住了这一点的同时,也带领我们进入他所设置的世界当中。
影片后半部分,当众人正听的出神的时候,心理学家却突然要求约翰停止这无聊的谎言,约翰说了一句,故事结束。至此,学者与观众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的一切是约翰编出来的,我们都成了他最好的听众,也正是疑问那些学者的肯定,不知不觉中配合他完成了这个跨越14000年的故事。但就在同时,我们也跟那学者一样,在之前的疑问中产生出的怀疑心理,又觉得约翰就是那个耶稣。谁知道呢,也许人类接受与他们自热规则相同的事物比较容易吧。虽然带着疑惑,但是大家都陆续离开了。至此,我们已经进入了导演设置好的游戏中,我这么觉得,看到这里,其实观众们心里都有着强大的疑问,约翰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他的言语总是让人将信将疑,最后与心理学家的对话揭开了谜题,原来约翰是那个年近60的心理学家的父亲,在于他母亲相处10之后他选择了离开,约翰回答了心理学家的疑问,也许心理学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突然暴毙身亡。此时那个女老师问了约翰一句:“你是第一次看见成年的孩子死去吧?”约翰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关掉灯,走到星空下,也许他担心大家会像心理学家一样,才在说这是一个故事吧。对于人们不能接受的事物,还是让他们拒绝接受为好吧。
最后约翰带好行李,开车离去,那个女教师一直看着他,这时约翰的车突然停了下来,女教师上了车,汽车发动,开走。
看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来丹·布朗所著的《达芬奇密码》一书中提到过耶稣有一个女门徒,而且他深爱这个女门徒,这个女门徒名字叫抹大拉,是为保存耶稣血液的圣杯,导演安排的最后一幕是不是这个原因不得而知,但此时我们也带着疑问结束了整片影片的观看。
影片最成功的地方在于,剧情牢牢抓住了观众的心,本片的语言艺术令人拍手叫好,我们在一次次的疑问中,使得约翰这个形象不自觉的变得神秘,这是这股神秘劲,带领着大家在猜测与惊叹之中结束了这部影片,就算是再影片结束之后,我们同样会有疑问,是不是约翰调查过心学家的往事呢?等等。。。。
正像那位学者离开之后拿着从约翰那得来的穴居人制品仔细端详那样,我们何尝不是再仔细回味这部影片的细节之处呢?
单一的场景,几个人围坐在火炉前谈论着某个话题,这样的影片其实并不少见,例如徐静蕾的《梦想照进现实》。单从电影的角度来说,这种影片的拍摄很难有任何突破,无论是人物调度还是空镜头都会显得中规中矩,当然,希区柯克的《夺魂索》大胆地尝试了“一个镜头一部影片”的拍摄手法,但多少还是有些话剧的感觉。
如果在镜头上并没有过份炫耀的资本,那么影片最值得关注的一定是剧情内容,《夺魂索》的胜出在于悬念的设置,箱子中的尸体会不会被人发现,这是所有观众都期待的事情,《梦想照进现实》则是话题是否吸引人的问题。而这部《这个男人来自地球》则极其聪明地将两者结合了起来。
约翰面对众多同事声称自己是一个永远不死的人,已经活了14000年,于是悬念便构成了,所有在场者以及观众都希望知道约翰说的是不是真话,而这是一个拷问的过程,拷问的内容虽然形而上,却绝对吸引观众的听觉。对于整部影片来说,这个谈话的内容将构成主题,也是导演希望与观众直接进行的交流。
当一个活了14000年的人站在你面前的时候,你最想问他的是什么呢?这个问题对于每一个人来说答案是不尽相同的,于是导演设定了剧中人物的身份,各科目的大学教师,甚至还有一个年轻的学生。很显然,这是一个关于哲学的思考辩论会,所以这些教授中缺失了理工类专家,而是些社会科学者,考古专家,人类社会学专家,心理医生,甚至还有大学生,宗教人士等等。这种人物设定自然贴合了影片中所要谈论的话题,于是,关于人类的进化过程便在这种奇怪的讨论中开始了。
很显然,剧情中有两条线索是交织在一起的,一条便是约翰的讲述,这关系到对一些以往事件的颠覆,也关系到人类历史的进化过程,而另一条则是现实中这些教授是否相信约翰所说的话,是否相信真有这么一个有悖常识而存活了14000年的人存在?如果我们将第一条线索称为B线索的话,那么作为后一条A线索誓必成为B线索的源动力,质疑的存在才是约翰故事讲述的前提。
这里面便涉及到一个问题,质疑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思维呢?这当然是一个哲学命题,如果说约翰的同事们是柏拉图式的理性思维,即他们从书本上当然地认识到了这个理性的世界,并且用这种理性世界的思维怀疑那些不同寻常的事情,那么约翰这个人物的一定是属于亚里士多德的弟子,他用自己的实践去认识这个世界,并且追随着这个世界的每一次变化,从而很好地去适应它。
在影片中,我们可以明显地感到那些教授们对约翰身份以及谈话内容的质疑,但事实上,这只是故事的表面,真正的质疑却来自于约翰这个人物。编剧假定了约翰的寿命以及约翰本人的经历,所以无论约翰说些什么,从现实来讲,他都处在不真实的状态下,而这种不真实恰恰是剧中对那些教授们的真实的质疑。尤其当耶稣的理论出现的时候,这种质疑显然达到了最高峰,几乎要颠覆掉整个西方的文化,但那假设的本身却存在着各种可能性,这种冲击的强悍性也许是东方人无法理解的,但对于西方来说几乎是致命的。于是我们便看到了那个女大学生在场的原因,当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一个谎言的时候,只有她听出了约翰的质疑,这个女大学生无疑代表着西方社会年轻人中对西方文化的质疑,其中也包括对东方文化的喜爱。
毫无疑问,这是关于哲学探讨的电影,所以我们会发现影片中与约翰产生冲突最强烈的是那名心理医生,这个身份是相当有喻意的。哲学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心的思考”,是超越了各种学科的,但什么样的心理适合对即定的观念进行思考,提出质疑呢?当心理医生以自己的权力而禁止了约翰的话语权时,我们便知道了,这种心理思考是不被允许的,是要被限制的,而在剧情上,心理医生与约翰的父子关系显然是导演对这种思想禁锢警察的巨大嘲讽。禁锢思想是哲学发展的最大敌人,于是,影片结尾,心理医生的死是导演的一种渲泻,甚至是一种意愿。当约翰再次离开的时候,他的人生注定要继续着对新生活的探索,从质疑到探索,这个过程是全人类的,恐怕也是导演对西方社会的一种意愿。
这部电影改编自科幻作家Jerome Bixby(1923~1998)生前完成的最后一部小说,他的科幻作品《It's a Good Life》曾入选“世界100部最受欢迎的科幻短篇”,Jerome Bixby还曾参与著名科幻电视剧集《Star Trek》(1966~1969)的剧本编写。
影片的节奏和氛围都很舒服,类似于著名的《十二怒汉》,全部情节都发生在一间狭小的客厅之中,全靠人物之间的对话展开,着实需要导演和演员都具备相当的功力。对我来说,其引人入胜的程度丝毫不亚于任何动作大片,虽然人们向John询问的问题之中似乎有2次重复,不过倒也是可以接受的瑕疵,况且整整一下午的对话,发问重复本是可能发生的情况。
看惯了好莱坞大片庸俗如我之辈本期待结尾处能有奇峰凸现,不料却依然相对平淡的收了场,不过仔细回味却也很合情理,对于这部独特的科幻影片,一个华丽震撼而又不显突兀的结尾实在难以想见。
一直觉得让人回味无穷的佳作只可偶遇不可强求,记得上一次邂逅如此水准的佳作已是6个月之前看的《美国X档案》,而上一次看到此种类型的科幻作品则是2年前看的《K星异客》。
影片中的演员并非大牌,但举手投足之间却都张力十足,John穿越万年的神色自若,Edith信仰颠覆时的恐惧失措,Will面对永恒者时的心理失衡,全部精彩绝伦。从根本上说,这只是把一个活了14000年的传奇人物放在了现代社会中的小把戏,但影片的聪明之处是把这个构思从人文角度而非从科学角度来展开,在内容无比空洞、画面无比华丽的“大片”(最近的一部代表作就是《变形金刚》,而我不得不承认我不但很喜欢它,而且还热切的盼望着第二部的到来……)泛滥的今天,这部发生在一间小客厅里的科幻片在一定程度上给我们以启示,真正震撼人心的艺术形式归根结底不是绚丽奢华的电脑特效,而是能够洞穿人性的思想锋芒。
事实上,这部影片的科幻内核可能比影片本身更有魅力。片中老Will的话最容易让人产生共鸣,不朽的身躯,曾见证了多少我们无缘得见的历史奇迹,他曾结识了佛祖、梵高,甚至自己就是耶稣的历史原型;而在遥远的未来,他还将亲身经历无数我们无法看到的科学奇迹。Will说的对,几乎没有人会不嫉妒这种不朽之人。早在秦始皇之时,人类便追求永生,永生之梦一直扎根在人类意识的最底层,被长期埋没,却永不泯灭。
而这部影片,便通过一个不朽之人和若干位学识渊博的大学教授在壁炉前的对话,又唤醒我们沉睡已久的永生之梦。
很有魅力,只能如此概括。

历史学教授约翰·欧德曼(John Oldman)令人意外地从大学辞职后,他的同事们来到他的家中为他举办告别聚会,并希望教授解释他为何离开。教授声称他是一个不会衰老的克洛曼侬人,到目前为止已经活了一万四千多年。他之所以辞职选择离开,是因为他若在一个地方停留超过十年,他不衰老这一事实就会引起那里人们的怀疑。众人有些恼怒,争相想拆穿这个蹩脚的借口,可很快他们就发现无法为John所言证伪,就如同John无法为他所声称的事情证实一般。原本友好的欢送会开始变得气氛迥异……
假如一个人告诉你,他活了140个世纪,是个穴居人,跟哥伦布一起航海,与贝多芬聆听音乐,同梵高作过画,聆听过释迦穆尼的教诲,一个好人---耶稣,拥有时间堆积起来的智慧,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他就是你的一位朋友,一个相处多年的同事,你会怎么想?用无数的问题去质问他?还是相信他?问他无数问题?
《那个男人来自地球》讲述的就是这么一个事情,35岁的哈弗历史教授工作十年之后突然辞职,同事们纷纷不解,他们临时在他家里聚会,敦促他解释一番。但约翰提出的原因令他们大吃一惊:约翰声称他有不死之身,生存了14000年,并且不能呆在一个地方超过10年,不然他秘密会被发现。面对约翰的说辞,众人开始了对他的质问。。。
与其他的科幻片不同,本片脱离了“激光与飞行器”的束缚,类似的影片也有过几部,比如《时间旅行者的妻子》《返老还童》等等。这些脱离了主流科幻片拍摄手法的影片,却意外的让人印象深刻。几张沙发,一个火炉,几个学者,便开始了谈话,全片皆由语言来阐述剧情,你可能与那几个学者一样,从刚开始认为他疯了,到最后询问他还有什么教诲,在不断地质问与询问当中,一遍遍的被主人公的言语所左右,这是导演的精彩之处,当几名学者质问,观众也随之期待约翰作出回答,但是回答完毕之后,提问者又在想约翰是在书中看到的,观众也会产生这样的想法,这样一遍遍的提问,一遍遍的回答,观众已经再不知不觉中认定约翰就是那个耶稣,就是那个活了14000年的人,这时候的剧情也随着学者的相信而进入下一个阶段。他们不再质问,而是询问,约翰解释了地貌,历史,宗教,从广阔无垠的平原,到山峦叠嶂的险峰,从哥伦布到耶稣,一切都是那么的合理。
他的渊博知识也是那么的合理,因为他有足够的时间来学习,14000年,这已经不是一个人类的年龄,观众们自然会对他在这14000年中的所见所闻感兴趣,导演抓住了这一点的同时,也带领我们进入他所设置的世界当中。
<div class="spctrl"></div>  影片后半部分,当众人正听的出神的时候,心理学家却突然要求约翰停止这无聊的谎言,约翰说了一句,故事结束。至此,学者与观众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的一切是约翰编出来的,我们都成了他最好的听众,也正是疑问那些学者的肯定,不知不觉中配合他完成了这个跨越14000年的故事。但就在同时,我们也跟那学者一样,在之前的疑问中产生出的怀疑心理,又觉得约翰就是那个耶稣。谁知道呢,也许人类接受与他们自热规则相同的事物比较容易吧。虽然带着疑惑,但是大家都陆续离开了。至此,我们已经进入了导演设置好的游戏中,我这么觉得,看到这里,其实观众们心里都有着强大的疑问,约翰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他的言语总是让人将信将疑,最后与心理学家的对话揭开了谜题,原来约翰是那个年近60的心理学家的父亲,在于他母亲相处10之后他选择了离开,约翰回答了心理学家的疑问,也许心理学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突然暴毙身亡。此时那个女老师问了约翰一句:“你是第一次看见成年的孩子死去吧?”约翰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关掉灯,走到星空下,也许他担心大家会像心理学家一样,才在说这是一个故事吧。对于人们不能接受的事物,还是让他们拒绝接受为好吧。
最后约翰带好行李,开车离去,那个女教师一直看着他,这时约翰的车突然停了下来,女教师上了车,汽车发动,开走。
看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来丹·布朗所著的《达芬奇密码》一书中提到过耶稣有一个女门徒,而且他深爱这个女门徒,这个女门徒名字叫抹大拉,是为保存耶稣血液的圣杯,导演安排的最后一幕是不是这个原因不得而知,但此时我们也带着疑问结束了整片影片的观看。
影片最成功的地方在于,剧情牢牢抓住了观众的心,本片的语言艺术令人拍手叫好,我们在一次次的疑问中,使得约翰这个形象不自觉的变得神秘,这是这股神秘劲,带领着大家在猜测与惊叹之中结束了这部影片,就算是再影片结束之后,我们同样会有疑问,是不是约翰调查过心学家的往事呢?等等。。。。
正像那位学者离开之后拿着从约翰那得来的穴居人制品仔细端详那样,我们何尝不是再仔细回味这部影片的细节之处呢?
单一的场景,几个人围坐在火炉前谈论着某个话题,这样的影片其实并不少见,例如徐静蕾的《梦想照进现实》。单从电影的角度来说,这种影片的拍摄很难有任何突破,无论是人物调度还是空镜头都会显得中规中矩,当然,希区柯克的《夺魂索》大胆地尝试了“一个镜头一部影片”的拍摄手法,但多少还是有些话剧的感觉。
如果在镜头上并没有过份炫耀的资本,那么影片最值得关注的一定是剧情内容,《夺魂索》的胜出在于悬念的设置,箱子中的尸体会不会被人发现,这是所有观众都期待的事情,《梦想照进现实》则是话题是否吸引人的问题。而这部《这个男人来自地球》则极其聪明地将两者结合了起来。
约翰面对众多同事声称自己是一个永远不死的人,已经活了14000年,于是悬念便构成了,所有在场者以及观众都希望知道约翰说的是不是真话,而这是一个拷问的过程,拷问的内容虽然形而上,却绝对吸引观众的听觉。对于整部影片来说,这个谈话的内容将构成主题,也是导演希望与观众直接进行的交流。
当一个活了14000年的人站在你面前的时候,你最想问他的是什么呢?这个问题对于每一个人来说答案是不尽相同的,于是导演设定了剧中人物的身份,各科目的大学教师,甚至还有一个年轻的学生。很显然,这是一个关于哲学的思考辩论会,所以这些教授中缺失了理工类专家,而是些社会科学者,考古专家,人类社会学专家,心理医生,甚至还有大学生,宗教人士等等。这种人物设定自然贴合了影片中所要谈论的话题,于是,关于人类的进化过程便在这种奇怪的讨论中开始了。
很显然,剧情中有两条线索是交织在一起的,一条便是约翰的讲述,这关系到对一些以往事件的颠覆,也关系到人类历史的进化过程,而另一条则是现实中这些教授是否相信约翰所说的话,是否相信真有这么一个有悖常识而存活了14000年的人存在?如果我们将第一条线索称为B线索的话,那么作为后一条A线索誓必成为B线索的源动力,质疑的存在才是约翰故事讲述的前提。
这里面便涉及到一个问题,质疑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思维呢?这当然是一个哲学命题,如果说约翰的同事们是柏拉图式的理性思维,即他们从书本上当然地认识到了这个理性的世界,并且用这种理性世界的思维怀疑那些不同寻常的事情,那么约翰这个人物的一定是属于亚里士多德的弟子,他用自己的实践去认识这个世界,并且追随着这个世界的每一次变化,从而很好地去适应它。
在影片中,我们可以明显地感到那些教授们对约翰身份以及谈话内容的质疑,但事实上,这只是故事的表面,真正的质疑却来自于约翰这个人物。编剧假定了约翰的寿命以及约翰本人的经历,所以无论约翰说些什么,从现实来讲,他都处在不真实的状态下,而这种不真实恰恰是剧中对那些教授们的真实的质疑。尤其当耶稣的理论出现的时候,这种质疑显然达到了最高峰,几乎要颠覆掉整个西方的文化,但那假设的本身却存在着各种可能性,这种冲击的强悍性也许是东方人无法理解的,但对于西方来说几乎是致命的。于是我们便看到了那个女大学生在场的原因,当所有人都以为这是一个谎言的时候,只有她听出了约翰的质疑,这个女大学生无疑代表着西方社会年轻人中对西方文化的质疑,其中也包括对东方文化的喜爱。
毫无疑问,这是关于哲学探讨的电影,所以我们会发现影片中与约翰产生冲突最强烈的是那名心理医生,这个身份是相当有喻意的。哲学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心的思考”,是超越了各种学科的,但什么样的心理适合对即定的观念进行思考,提出质疑呢?当心理医生以自己的权力而禁止了约翰的话语权时,我们便知道了,这种心理思考是不被允许的,是要被限制的,而在剧情上,心理医生与约翰的父子关系显然是导演对这种思想禁锢警察的巨大嘲讽。禁锢思想是哲学发展的最大敌人,于是,影片结尾,心理医生的死是导演的一种渲泻,甚至是一种意愿。当约翰再次离开的时候,他的人生注定要继续着对新生活的探索,从质疑到探索,这个过程是全人类的,恐怕也是导演对西方社会的一种意愿。
这部电影改编自科幻作家Jerome Bixby(1923~1998)生前完成的最后一部小说,他的科幻作品《It's a Good Life》曾入选“世界100部最受欢迎的科幻短篇”,Jerome Bixby还曾参与著名科幻电视剧集《Star Trek》(1966~1969)的剧本编写。
影片的节奏和氛围都很舒服,类似于著名的《十二怒汉》,全部情节都发生在一间狭小的客厅之中,全靠人物之间的对话展开,着实需要导演和演员都具备相当的功力。对我来说,其引人入胜的程度丝毫不亚于任何动作大片,虽然人们向John询问的问题之中似乎有2次重复,不过倒也是可以接受的瑕疵,况且整整一下午的对话,发问重复本是可能发生的情况。
看惯了好莱坞大片庸俗如我之辈本期待结尾处能有奇峰凸现,不料却依然相对平淡的收了场,不过仔细回味却也很合情理,对于这部独特的科幻影片,一个华丽震撼而又不显突兀的结尾实在难以想见。
一直觉得让人回味无穷的佳作只可偶遇不可强求,记得上一次邂逅如此水准的佳作已是6个月之前看的《美国X档案》,而上一次看到此种类型的科幻作品则是2年前看的《K星异客》。
影片中的演员并非大牌,但举手投足之间却都张力十足,John穿越万年的神色自若,Edith信仰颠覆时的恐惧失措,Will面对永恒者时的心理失衡,全部精彩绝伦。从根本上说,这只是把一个活了14000年的传奇人物放在了现代社会中的小把戏,但影片的聪明之处是把这个构思从人文角度而非从科学角度来展开,在内容无比空洞、画面无比华丽的“大片”(最近的一部代表作就是《变形金刚》,而我不得不承认我不但很喜欢它,而且还热切的盼望着第二部的到来……)泛滥的今天,这部发生在一间小客厅里的科幻片在一定程度上给我们以启示,真正震撼人心的艺术形式归根结底不是绚丽奢华的电脑特效,而是能够洞穿人性的思想锋芒。
事实上,这部影片的科幻内核可能比影片本身更有魅力。片中老Will的话最容易让人产生共鸣,不朽的身躯,曾见证了多少我们无缘得见的历史奇迹,他曾结识了佛祖、梵高,甚至自己就是耶稣的历史原型;而在遥远的未来,他还将亲身经历无数我们无法看到的科学奇迹。Will说的对,几乎没有人会不嫉妒这种不朽之人。早在秦始皇之时,人类便追求永生,永生之梦一直扎根在人类意识的最底层,被长期埋没,却永不泯灭。
而这部影片,便通过一个不朽之人和若干位学识渊博的大学教授在壁炉前的对话,又唤醒我们沉睡已久的永生之梦。
很有魅力,只能如此概括。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