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苏是种病,小四成功梦不灭

作者:影视影评

这几天每个看完《小时代》的人都在预测它的票房,又是“改写现象级”,又是“中国第一部粉丝电影”,抑或是“票房奇迹、或超越徐峥”之流。没错它就是一部自带高票房甚至是票房奇迹圣光的电影。但那又怎样,票房高就是好电影了吗?

一颗星给男神柯震东,一星给电影强大的营销。

论电影《小时代》的反情节和先锋性
  
  
  
  首先敬告各位,我没有看过原著,我只是在谈论一部电影。我偏执地认为,电影就是电影,小说就是小说,对于一部改编电影的评价,原著对它的影响应该是微乎其微的。
  
  我对电影语言一无所知,你们说的光线、镜头、背景音乐什么的我一点都不懂,我是一个写作者我只能说说故事。当我回想《小时代》到底讲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回忆变得非常艰难,场景碎片向炸弹一样朝我冲击过来,我居然理不出一条清晰的故事脉络,即便现在离我看完电影还不足24个小时,而这种体验是我十多年的观影历程中十分罕见的。只有一些欧洲的先锋派电影会给我带来这样的感觉,譬如《一条安达鲁狗》、《八部半》、《假面》等等,而按照罗伯特·麦基在《故事:材质、结构、风格和银幕剧作的原理》的说法,它们是反情节的:场景跳跃,逻辑崩溃,现实不连贯,时间非线性,荒诞,混乱,无序……
  
玛丽苏是种病,小四成功梦不灭。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黑《小时代》?是因为他们都错误理解了《小时代》。他们把《小时代》看成是一部大情节电影:明确的主人公、线性时间、连贯现实、因果关系,但却根本没想到,郭敬明的野心其实早就超过了对于经典设计即大情节电影的预期:
  
  这是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先锋电影。
  
  罗伯特·麦基在《故事》中这样说过:表现主义、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意识流、荒诞派戏剧、反小说、电影反结构也许在技巧上有所差异,但其效果都殊途同归:对艺术家个人世界的一种归隐,观众能否进入这一世界由艺术家自己决定。在这些世界中,不仅事件是不受时间影响的、偶然巧合的、支离破碎的和混乱的,而且人物也不是以一种可以识别的行为而行动的。既不是神志清醒,也不是神经错乱。人物塑造不是故意不连贯就是具有明显的象征意味。
  
  我们从以上这段话来剖析《小时代》,或许就能看到郭敬明身为一个导演的良心和野心。一旦我们将《小时代》定义为一部先锋电影,我们对《小时代》的看法也会别有洞天,于是那些吐槽《小时代》的陈词滥调,诸如“不接地气”、“人物苍白”、“没有主线”、“拜金主义”等等,其实根本就是郭导的一番良苦用心。
  
  我们先从一个信用卡的细节开始解读。林萧摔坏了宫洺的杯子,因为付不了账把自己的男友简溪叫来,简溪给了林萧一张信用卡,林萧拿卡进店,付款,取货,出门,简溪跟她说密码是你生日。这里很明显出现了一处逻辑硬伤:既然简溪说密码是你生日,那么林萧在进店之前显然是不知道密码的,请问当时林萧在不知道密码的情况下是如何刷卡买单的呢?
  
  这个看上去十分低能的BUG被很多人引为笑谈,但那些嘲笑《小时代》逻辑是硬伤的人何尝理解郭导的苦心孤诣,他们并不知道,在《小时代》里,没有逻辑其实是最大的逻辑:这一桥段其实象征着林萧在整个电影中的人物轨迹。没有密码照样可以买单,我们看到了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我们不用追究这件事是如何发生的,我们只须要知道,林萧要什么就有什么,想刷卡就刷卡,即便没有密码——
  
  对于这一场面的理解至关重要。由此,我们便打开了解读林萧这一人物的大门。这个平凡的女子在人际关系中几乎是予取予求的:求职,穿双运动鞋,然后再摔一跤就PASS了;上班,无论多么不靠谱,宫先生还是待她如初见;摔了杯子,居然从BOSS那里拿走一枚价值不菲的戒指,好像还是蛮划算的赶脚……总而言之,在这个女人身上,她想什么,就有什么,包括周崇光的稿子,还有宫先生神乎其技的plan B。
  
  任何叙述成功的桥段其实都是在描述苦难,这是成长情节的惯用手法,但是郭导反其道而行之,仅仅烘托光鲜和美艳,而将磨难置于情节的海平面之下。你们没有看见苦难,是因为你们图样图森破,郭导用一个“做鸡”的玩笑,揭示了隐藏在故事表面之下的风起云涌。
  
  《小时代》草灰蛇线、伏脉千里,为林萧安排了一段苦难深重的暗线。牛逼作家周崇光在和林萧一起湿身之后便没了下文,这突兀的情节其实是一个充满性暗示的伏笔。当林萧和周崇光同处一室的时候,林萧真的只是为周崇光打扫了房间么?我紧了一下裤腰带,然后和我的小伙伴一起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也因此,当林萧得知自己拿到的稿子最后没能被《M.E》刊登的时候,她的悲伤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捡起了周崇光的袜子。
  
  对于宫洺录取林萧的原因,很多人指责人物动机苍白而使人感觉虚伪——一个对时尚入木三分的总裁居然会对运动鞋少女情有独钟,宫先生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理由根本不足以使人信服。并且宫洺是不应该出现在面试现场的,因为他的助理KITTY明确表示面试是由她负责的,那为什么宫洺会突兀地出现呢?显然又有些说不过去。这些意见放在普通电影里是可行的,但是放在先锋之作《小时代》里却完全行不通,归根结底,在无序和混乱背后,他们并未看清楚人物的深层动机,又或者他们未尝注重细节。当林萧脱下运动鞋的刹那,宫洺显然就在不远处,否则当林萧换上高跟鞋站好的时候宫先生不可能一会儿就出现在应聘者面前,而她一脱鞋,宫洺就来了,然后郭导又浓墨重彩地描述了宫洺的种种怪癖——
  
  只能说明宫洺是一个有恋足癖的男人,而林萧的主演又是杨幂,穿运动鞋的杨幂。
  
  于是我们便读懂了戒指,以及工作错误百出的林萧何以长久地担任着私人助理的职位,而林萧为了她的工作岗位,她又付出了多大的牺牲。
  
  混乱、无序、不合理的背后,其实隐藏着一段令人伤感的桥段。当年唱着《友谊地久天长》的纯洁女高中生,在进入光怪陆离的大学校园之后,为了虚浮的梦想和显然十分昂贵的住宿费用,做牛做马,做鸡做鸭,这是多么令人唏嘘感慨的人物变化,而如此生动的林萧又如何会不接地气!?郭导用错乱、荒诞、表面看来不合情理的人物行为和事件组合为我们描摹出了一个令人深感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人物,那些俗不可耐的影评人啊,你们何尝理解过,郭导隐匿在镜头背后对人物的深切悲悯和浓厚的人文关怀?
  
  反情节的电影总是充斥着冷酷荒诞,而郭导在处理顾里与顾源的关系上更是匠心独具。顾里和顾源的那段分手戏码在一般影评人看来简直莫名其妙,于是对白便被指责是教科书般的朗诵,而分手的行为则被批判为动机不明……按照我一个朋友的说法,遇到这样的事儿,难道不是男人在解释了手机事件之后两个人再冰释前嫌深情相拥么?对这样的见解,我只能说他们还是没有意识到《小时代》作为一部先锋电影的荒诞性。“人物也不是以一种可以识别的行为而行动的。”在反情节的影片中,人物的行为是由艺术家的心境决定的,而非由现实的逻辑来掌控。因而,他们要分手就可以分手,郭导在这里放纵人物超脱逻辑而随心所欲,只是为了凸显一点:
  
  情绪的随机性。
  
  情绪是郭敬明身为一个小说家安身立命的本钱,而他身为导演,自然也会将其一以贯之。情绪是浮动的,超然于逻辑的,因此,那些对白都可以成立,情绪让他们读出了在生活中难以成立的对白。《小时代》里的人物都是情绪化的,“既不是神志清醒,也不是神经错乱”,一言以蔽之,人物因为情绪而有了无限可能。而郭导本人也是情绪化的,可以想象他或许会因为突然降雨而在影片中植入了两朵酷似假阳具般的Alexander McQueen骷髅头,郭导尊重情绪,爱惜情绪,而《小时代》就是这样一部以情绪为其核心的先锋影片。
  
  然后我们来说说唐宛如。
  
  这是一个唯一不美型的少女,在那么多精致的人儿里,她显得处处格格不入,除了装疯卖傻以及和自己心爱的男神卫海有两个愚蠢透顶的场景之外似乎就没干别的事。这是一个奇怪的人物,有趣却又唐突,当评论家们还在纠结于郭导塑造了一个充斥着低级笑料的丑角的时候,我看到了郭导在反情节背后想表达的孤独。
  
  是的,唐宛如是孤独的。除了唐宛如,《小时代》里出现的有名有姓的人物都那么光彩照人,她的出现反而有了卓尔不群的况味,如同在普遍一八零上下的男人中突然冒出来一个身高不到一米五的矮子,因而我们似乎也看到了郭导那一丝顾影自怜的意味。反情节的电影是“对艺术家个人世界的一种归隐”。也因此,相比较据说长得像郭敬明的陈学冬饰演的周崇光(虽然我觉得两个人长得不怎么像啦),其实唐宛如才是郭导心目中自我的真正化身,他是那么用心地塑造着那遗世独立的孤独,使其在错位的人物间得到了最好的表达,这一人物的孤独,属于某一种“象征意味”。
  
  雪夜party的场景被千夫所指,一群少女们化着精致的妆容在高端洋气的奢华房间里疯疯癫癫就能表现她们友谊地久天长,这在很多70后80后的评论家们看来几乎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于是乎“苍白”、“空洞”、“矫揉造作”这样的批判又层出不穷。但他们所不能理解的是,现代人的友情难道不就是在吃吃喝喝中得到表达么?友情不就是吃个饭唱个K喝杯酒么!?在这里郭导显然已经进入了意识流的创作,他不仅再现了客观世界,也展现了导演本人的主观感受,少女们的疯癫在郭导的意识中流动,这一段没有情节的场景只是表达着郭导的一腔情怀,而同时,郭导又抱着批判现实主义的精神,批评了浮欲社会感情的肤浅和脆弱。事实上,《小时代》无处不在的奢华气派无一不是郭导意识流创作和对于社会现实严酷批判的表征,这种创作理念是贯穿影片始终的,而粗陋的评论家们可了劲儿地嘲讽郭导的俗不可耐,却不知道俗不可耐的恰恰是他们自己。郭导在微博中如是说:“你看见什么你就是什么”,此话一语中的:一个没有情怀没有思想的人,又怎么可能透过流金的滥觞而看透郭导的艺术世界?
  
  《小时代》是一部意识流风格浓郁的电影,在这里我们看出郭导对于《追忆似水年华》的借鉴。没有确切的主人公,也没有明确的故事线索,情节离散如枝蔓。《追忆似水年华》的叙述者以“我”为主体,而《小时代》的叙述者则是第一人称林萧,他们都有对社会生活和个人情感的真实描述,又夹杂着“我”的大量感想和议论。在《小时代》里,很多出现在宣传海报上的人物也仅仅是在电影里出现了一下就消失了,这种快闪式的人物无不彰显着意识流作品的跳跃性,并且也是在向马塞尔·普鲁斯特笔下的那上千个人物致敬。
  
  再来谈周崇光。很多人说这是郭敬明理想中的自己,高大,帅气,才华横溢,可以无限制拖稿把编辑踩在脚底下……也有人说周崇光除了出来卖几个萌之外就没什么意义了。要看透这个人物,个人认为要审视整部电影。故事高潮发生在1933老场坊的时装展,南湘的衣服被落在原先那个被暴风雪压塌了的会场里,林萧过去拿,回程的路上堵车,然后一干闺蜜赶过来捧着箱子飞奔回去,机智的顾里无中生有了一出压轴戏,并在麻豆换衣的间隙让周崇光上台说话。然后周崇光在一个时装秀上十分文不对题地说了一大段莫名其妙的心灵鸭煲,最后南湘带着时代姐妹花一起亮相……没必要去想南湘丢衣服情节的合理性,因为我已经反复重申反情节的先锋设计是不必拘泥于逻辑的,周崇光的演讲,表面看来似乎突兀得令人错愕,但其实这是一段上帝视角的独白,或者说,更像郭导自己跳出来,借周崇光性感的双唇说了一段中心思想,而这一段中心思想,对于电影里时装秀的观众来说是极其莫名其妙的,而对于看电影的观众而言却是意味深长的,这一段对话统摄整部电影,并且回头指涉了时代姐妹花们的一段荡气回肠的奔跑。由此我们可以清晰地看见周崇光是一个跳出荧幕的人物,他不与人物发生交集,而是直接与观众进行对话,如果唐宛如是郭敬明的灵魂附体,那么周崇光,他就是郭敬明的肉体附身,他是一个超脱于故事的存在。这是郭导做出的大胆尝试,是一次伟大的荧幕创新,郭导用心之深刻,在中国电影界也是数一数二的。
  
  我对于《小时代》的主控思想并不想做太多的解释。对于一部先锋电影而言,对主旨的解读其实是对导演的侮辱,逆大情节而走的故事,每一个瞬间都可以有无数解读,而当这些解读层层累加,主控思想必然千变万化。当我们将《小时代》视作为一部先锋派的电影,评论家们对于《小时代》的所有苛责其实根本就是笑话。他们用对待经典设计的态度来对待这样一部中国先锋电影的巅峰之作,如此南辕北辙,最后得出的结论只可能肤浅而鄙薄。他们斥责《小时代》纸醉金迷物欲横流,斥责《小时代》价值观输出不正,却根本不知道,郭导是在用浮光掠影来进行一场伟大的电影实验,而《小时代》势必会掀起中国先锋电影的狂潮。

也不知道是我关注的人不对还是我的审美出现了偏差,反正一片叫好看得我直傻眼,所以我们真的看得是同一部电影吗?

聊电影之前首先聊聊郭敬明,他是这部电影表面上的操盘手。郭是一个勤奋的、自恋的、善于模仿的、喜欢意淫的、洞悉少女梦(或许可以称作玛丽苏梦)的、内心强大的成功商人。注意,我用的是商人,不是作家、不是导演。一个电影的操盘手气质决定了这部电影的整体气质。所以我对这部电影的评价是:一部勤勤恳恳的、喜欢意淫的、洞悉少女梦的玛丽苏式电影。

  关于打分,我想我会给出四星。本来是想给五星的,被扣掉的一星是因为郭导在表现反情节和先锋性的过程中还是过于晦涩,导致坊间对于这部电影的欣赏难度太大,因此被黑也是情理之中。郭敬明是一个天才,他是一个成功的作家,完美的商人,更是一位独具匠心和野心的导演,我期待《小时代2》,并且期待中国电影山雨欲来的惊天变革。

先不说杨幂念书式的嘚吧嘚旁白堪称神烦一姐和那些不说人话的台词(什么我们都是小小的星辰之类的,你平常这么说话试试?);
且不说郭采洁小清新硬装御姐掐腔拿调念台词堪比舒淇装京腔、几位俊男靓女除了谢依霖和凤小岳外统统没入戏感;
也不说整部影片毫无叙事节奏不知起承转合为何物,留给观众的只有满屏幕的大头大头和大头、硬照硬照和硬照、肉体肉体和肉体;

郭敬明当然勤奋。书一本接一本的写,商业计划一个接一个的做。现在他还做起了导演,自编、自导、只差没自演了。他的才华多少咱们不讨论。但勤奋是毋庸置疑的。就拿《小时代》来说,拍摄期什么情况我当然不知道。但宣传期开始,密集的活动让看见过很多剧组全国各地跑宣传的我都咋舌。仅在本人所在的二线城市,导演携剧组演员在两天时间里录制了三档节目,一家网站访谈,五六家平媒专访、七八个宣传片花絮。参加完这些活动后立马飞上海参加上影节。走红毯、参加论坛、亮相传媒大奖……如此勤恳如此敬业,即便这电影有一副能得高票房的好胚子也丝毫不怠慢。我必须为这样的精神打一颗星。

是的,即便这些统统只算是小毛病。贯穿全片的浓厚玛丽苏气息就已经足以致命。

自恋:他爱秀,围脖上从不闲着。作品字里行间的自恋气息到处弥漫。《小时代》里的周崇光、宫洺肯定就是他自己的投射。拿自己名字开玩笑当段子使也足以见得他的自恋程度。一个能拿来做段子使的名字,当然不会是一般人,对吧?你看你就没那个资格在电影里被用来当段子博一下观众笑声。

片头高调并排出现的“导演 郭敬明”、“编剧 郭敬明”、“原著 郭敬明”就已昭告,这部电影注定是一场完美自我意淫的产物。

善于模仿:就不说电影里冷酷宫洺和助理之间的桥段与穿普拉达女王如出一辙了吧。台词拿电影主创开涮、还有对上流生活的意淫与模仿,都是他勤勤恳恳地秉持着一贯的拿来主义作风。

郭敬明喜欢收集杯子,于是宫洺也喜欢收集杯子;郭敬明喜欢自称美少年,于是周崇光就是人气美男作家,郭敬明用胃溃疡拖稿,于是周崇光就用胃癌拖稿(是没错我知道周崇光是真的得了胃癌);这两个角色,一个是身为商人的郭敬明化身,一个是身为写作者的郭敬明化身。噢,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知名度高。当然,这也是我们郭小四的伟大特点之一。

喜欢意淫:一个写字的人必须是喜欢意淫的。要了解一个写字的人喜欢意淫什么看他的文字就行了。主角、小说情节都是作者或多或少的内心投射。嗯,那郭敬明的《小时代》主角大多什么样呢?美、多金、才华横溢,出入上流社会、终日与时尚为伴、或者本身就是时尚、不缺完美追求者……看出来了吗?这就是一个玛丽苏式的终极YY。所以啊这玛丽苏不分男女、不分老少。

或许全世界都知道郭敬明的爱好是玛丽苏,郭敬明是名牌奴隶,甚至有一部分舆论是这样的:郭敬明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和目的,这是诚实,这难能可贵。好笑,这是什么神逻辑。难道夹带私货可恶,一边夹带私货一边高喊着“你们这些渺小的人类我在夹带私货”就不可恶了吗?

内心强大:内心强大是要用很多很多的物质和很多很多的成功堆积起来的。我以前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很多风口浪尖的艺人们会如此淡定的对待舆论里那些攻击、恶意取笑。看到那么多人拿郭敬明的身高开玩笑时还会替他可怜心想这抗压力得多强啊。但后来看这部电影我突然明白了。在别人一波波谩骂时,郭敬明们的内心os估计是:谩骂吧、嘲笑吧、抨击吧。我住上了你们这辈子都住不起的房子,穿上了你们一年工资都买不起几件的衣服、得到了你们这辈子都得不到的成功。而你们,就只是把取笑我嘲笑我当做可怜慰藉的loser。我为什么要在意你们?跟自己不在一个段位的人没什么好计较的,表现出来就成了内心强大了。

或许你觉得玛丽苏没什么,或许你也觉得大头时装MV也没什么,或许你认为一部电影看看美好肉体和皮囊也值回票价,那我也必须吐这一句槽:《小时代》或许有它的诸多优点,算不上差,但它也绝对当不起“很棒”、“不错”和“好”。

洞悉少女梦:郭敬明当然知道菇凉们喜欢什么想要什么。要有白马王子,所以柯震东们来了;要有好看的衣服,所以华丽的奢侈品来了;要有玛丽苏似的女主角(供少女们自我投射),所以穿的又美又仙又有各路帅哥们喜欢的杨幂来了;最重要的,要有梦幻般的爱情,所以杨幂陈学东、柯震东郭采洁们手拉手一路养眼的来了。你看,你们或明目张胆或暗中期盼的,他都知道。所以造出了这个少女梦给你们。你们在男神们的坏笑中、忧郁悲伤中、极品肉体中沉沦了;在华美的衣服中、精致的高跟鞋中眼睛变成桃心了;在前有古人后有来者的标杆爱情中小鹿乱撞了、春心迸发了。

以上。

所以郭敬明的目的达到了。这部电影的目的达到了。尽管有观众看到电影被一个毫无技术含量的莫名结尾(姑且说是结尾吧)分成了上下两部时爆出了不满的“萌”声。但仍然不能抹去他们在众多男神亮相出场时发自肺腑的一阵阵尖叫。那些尖叫如此情真意切、如此天真无邪,不用怀疑我真的被感动到了:少女梦不灭,玛丽苏心不死,郭敬明们的成功梦就会一个接一个的被实现。

好了,我们聊完了郭敬明,现在来聊聊电影吧。可是,这电影本身真的有聊的必要么?我已经忘记这部剧情是什么了,只记得男神柯震东迷死人的肉体和美好的脸蛋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